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苑擷英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苑擷英


“戰疫”隨筆(之四):口罩


李丹平

 

大概地球上第一次有這么多人不約而同地戴上口罩,并且還不知道能夠戴多久?谡植⒉幌胍幌伦佣伦∵@么多人的嘴,實在是沒有辦法。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小小口罩像無處不在的眼睛,在審視著,在洞察著,在思考著,又似乎在向人們訴說著什么。

疾控中心進購、分發、使用口罩的同事們知道,口罩一直緊缺,像3M 1860 N95這個型號的,打破天都買不到,急得總務科長嗷嗷叫!事實上,KN95型、一次性外科手術型、一次性醫用普通型口罩也是“割不迭的熱豆腐”。

網民們也在關注著N95型口罩的動向和表現,甚至有專家和網友呼吁:N95口罩緊缺,請開會時的領導干部不要戴!請平日里的居民不要戴!節省出N95口罩給醫生護士、給疾控人員,他們離病人最近,他們離病毒最近,他們離危險最近!

大家也慢慢知道,一般情況下,佩戴一次性普通醫用口罩足矣!

切斷新冠病毒的飛沫、接觸、糞口等傳播途徑,宅在家里善哉!

在武漢,因口罩緊缺,有的護士只好自己縫制。

在高密,因口罩緊缺,疾控中心召開內部小型會議刻意不戴口罩。

在集中隔離區,在各個檢測卡口,在消毒現場,在流調現場,在發熱門診,在傳染病房,口罩就像盾牌,就像盔甲,抵擋著刀劍,抵擋著箭簇,護佑著勇敢殺敵的戰士。這是良心,也是天職,更是道義。此時的口罩,有一股凜然的英雄氣——國有難,我有責;召必至,戰必勝!

忽然想起正月初四(128日),疾控中心的洪濤和金良下午4點出發去濟南,晚上11:50回到高密,9270瓶“手部消毒劑”用最短時間裝進了中心應急物資儲備庫,解了燃眉之急?顓R不出去,寫“收到條”不要,先拉貨以后再說。臨走,濟南“手消”老板砸過來一句話:“這個時候,誰還騙人?!”

又想起臘月三十(124日)下午2點多,順豐快遞送來了價值1萬多元的噴霧器、病毒采樣管,山西那個供應商,只要了“高密市鎮府街1139號”地址和收件人姓名就迅速發貨。

他們都知道,疾控中心在打仗,大敵當前,急需彈藥和給養。他們也都知道,這個國家在打仗,多難興邦,急需道義與信仰。

據報道,武漢曾有一個4000人的志愿者車隊,在“封城”后自發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他們不但效率高,而且自費消毒,出色地擔當了市民的擔當。

24日,網曝北京查處從高密販賣假冒3M型號口罩2.1萬余只的案子,我不禁心里一驚!

24日,湖北省紅十字會多名領導干部因捐贈款物收發中的失職失責問題受到紀委監委懲處,我并沒有感到驚詫和意外!

口罩在書寫著歷史,口罩在記錄著歷史,對此,口罩不會捂著蓋著。無數的口罩一定會向人們重申:“審其所好惡,則其長短可知也;觀其交游,則其賢不肖可察也!

忽然聯想到臺灣當局禁止向大陸出售N95口罩,忽然聯想到臺灣李敖、柏楊振聾發聵的文字,忽然想說:“如果魯迅活著,那該有多好!”

128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賽來中國談了什么,各類媒體均已報道;今天中午,高密市疾控中心總務科長譚德寶來老丹辦公室談了什么?恐怕沒幾個人知道,其實就是最讓人心煩的那兩個字:口罩!

我知道口罩是知道的,不管你堵住別人的嘴有多久,總有一天會被摘下來,嘴要呼吸、要吃飯、要說話。估計這個春天之后,沒有幾個人愿意再這樣戴口罩了。

口罩是無辜的!口罩是無罪的!口罩是善良的!口罩是稱職的!他把臟的、有毒的、害人的東西自己擋著、攬著,不抱怨,不逃避,不張揚,深信“位卑未敢忘憂國”這句話不是說著玩的,也不是只說給口罩聽的。

春風吹來,仰天長觀,天上的一朵朵白云,不就是一朵朵口罩嗎?又忽然想說:今天,讓我們離口罩近一點吧!明天,讓口罩離我們遠一點吧!

 

 


作者簡介:

李丹平,筆名老丹,民盟盟員,高密市疾控中心主任助理,濰坊市人大代表、高密市政協常委。中國網絡詩歌學會理事、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山東省散文學會理事,曾任高密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高密詩派研究會會長。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詩刊》《讀者》以及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百余家報刊發表詩歌3000余首。出版詩集《思想樹》等17部。詩歌《祝福祖國》入選中學語文拓展教材。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最近排列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