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苑擷英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苑擷英


“戰疫”隨筆(之三):方便面

 

李丹平

 

又是午餐時間,整個疾控中心辦公樓跟往常一樣開始彌漫方便面的味道,從一樓到四樓,濃郁而親切。

街對面的面條鋪和燴火燒店自臘月二十七八就關了門,至今沒有開,疾控中心工作人員的午餐就大都是方便面了。

今天23日,按照全省的統一部署,全部密切接觸者今天要集中隔離觀察。迅速找到合適的酒店、安排入駐前后消毒、銜接醫護、協助日常管理等等,涉及多個部門和鎮街,時間緊迫,千頭萬緒,能坐下來靜靜地吃碗方便面也算是一樁享受的事了。

臘月二十八(122日)之后全員不歇班,正月初二直接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交戰,至正月初十(23日)已經過去十幾天了。梅烈昨天說,想回家煎糕吃,害饞了。今天卻又不得不叫上樹其,在老丹辦公室“會餐”方便面。海云不愿意吃煮的,自己在三樓辦公室泡了一個大碗的。

記得正月初二(126日),濰坊市疾控中心海田、李林他們5個人來高密,督導疑似病例處置情況到了下午1點多,每人一個大碗方便面,在會議室邊吃邊商討疫點消殺、密接人員追蹤調查等事宜。老丹對海田說,你們可能吃過不少大餐,也許記著的不多,正月初二在高密吃大碗方便面一定忘不了。大家都點頭稱是。

23日晚上12點之前,密切接觸者全部入住政府指定的集中隔離點,任務完成,參與者都長舒一口氣。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的第一次集中醫學隔離觀察事件由此載入高密史冊。王堅、建輝他們,大約的確又一次把方便面作為夜宵了。

感謝方便面!方便、便宜、可口,雖然被人們侮為“垃圾食品”,但關鍵時候能夠沖得上、泡得開、吃得下、頂饑困,可以說方便面在過去十幾天“戰疫”中立了一功。

我喜歡方便面!我贊美方便面!這不是廣告語。

通過方便面,了解了不少同事的飲食習慣,有愛吃辣的、有愛吃酸的,有愛吃煮的、又愛吃泡的,方便面把一家人吃得真像一家人。方便面不又立了一功嗎?

當然也有不喜歡方便面的,比如宜東,寧肯吃干干巴巴的餅干。正月初三凌晨140分左右從人民醫院流調回到單位,他確實餓了,硬吞了半封餅干。

加班加點,天長日久,也有不吃方便面的時候。正月初四老丹在單位值班,早上七點半開會,海云便給帶來2個饅頭、1盒湯肉,邊開會邊美餐了一頓。其實,有了這樣的飯菜,誰也不愿意去吃方便面的。

吃過方便面之后,常常想起“非典”,想起生吃猴腦、燒烤蝙蝠的那群人;想起艾滋病、登革熱、SARS、甲型H1N1流感、H7N9禽流感、埃博拉,乃至霍亂、鼠疫,等等,想起許多足以遭到大自然懲處的種種罪惡行徑。從這些罪惡中似乎能看到,魔鬼就藏匿在那里,伺機而動,再生禍害!

醒醒吧!可憐的口欲!從此停止饕餮盛宴吧!從此停止對野生動物的大肆咀嚼吧!否則,人類的殺身之禍將重新定義“禍從口出”的古訓。

憤懣時候,作杰通知,可以到市委機關食堂辦卡用餐了,并且由中心辦公室統一領回單位吃,不用自己去食堂。

欣喜之余,不免失落,天天吃方便面的日子,難道就這樣簡單地過去了嗎?聰明的,你能告訴我嗎?失落之余,不免期待,橫行肆虐的新冠病毒疫情,能不能和方便面一樣一去不復返了呢?聰明的,你能告訴我嗎?

 


作者簡介:

李丹平,筆名老丹,民盟盟員,高密市疾控中心主任助理,濰坊市人大代表、高密市政協常委。中國網絡詩歌學會理事、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山東省散文學會理事,曾任高密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高密詩派研究會會長。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詩刊》《讀者》以及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百余家報刊發表詩歌3000余首。出版詩集《思想樹》等17部。詩歌《祝福祖國》入選中學語文拓展教材。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最近排列五100期走势图